小提琴作坊

意大利小提琴演奏家 朱塞佩·塔蒂尼 魔鬼的顫音

朱塞佩?塔蒂尼朱塞佩?塔蒂尼

朱塞佩?塔蒂尼(Giuseppe Tartini)就是在1692年4月8日誕生于在威尼斯共和國,一處位于伊斯特拉半島上名為皮蘭(Piran)的小鎮(如今皮蘭鎮已隸屬于斯洛維尼亞的領土)。父親名喚紀梵尼?安東尼奧?塔蒂尼(Giovanni Antonio Tartini),母親的芳名為卡塔妮雅?尚格蘭朵(Caterina Zangrando)。紀梵尼原本是佛羅倫薩人,1685年搬到皮蘭鎮,在此地經商有成,后來則在食鹽交易市場中擔任紀錄官;卡塔妮雅則是土生土長的皮蘭人,是當地赫赫有名的一個老家族的后裔。

由于在塔蒂尼家族中,有許多人都是神職人員,雙親也希望朱塞佩也承繼家族傳統,成為一個圣方濟教會的教士。朱塞佩從小就由父親教導他學習音樂,以便日后能在教會中派上用場,為此據說在1700年間,父母親還特別租了一個房子來為他進行音樂教育,因此朱塞佩也得到頗為扎實的音樂基礎教育。

然而,170年朱塞佩先是拒絕為了進修道院而準備的文書學習,反而將自己的大半時間都耗費在音樂上。隨即又在不久之后,就進入帕多瓦大學(University of Padua)成為法律系的學生。在大學里頭,他除了學習法律判例,也必須學習神學、哲學和文學。之后因為種種緣故,他放棄了音樂學習,也不再拉他原本所喜歡的小提琴。這時候,狂野不羈的他和其他血氣方剛的青年一樣,終日瘋狂地進行擊劍與決斗,甚至成為一個擊劍高手。同時,他也跟著當時的流行風潮,熱中學習數學和天文學知識,絲毫看不出有什么修道士或音樂家的可能性。

為了逃避被迫成為一名修道士的命運,朱塞佩開始追求一個名為伊麗莎白?普雷瑪容(Elisabetta Premazone)的女同學,并且在1710年,當老塔蒂尼過世后,兩人就秘密結婚了。不過,伊麗莎白卻是當時帕多瓦有權有勢的樞機主教喬治?科爾納羅(Giorgio Cornaro)所鐘愛的侄女,而且基于出身階級不同與年齡差距,她的父親根本就不贊成她與塔蒂尼兩個人的交往。伊麗莎白與塔蒂尼的秘密婚姻在隱瞞了三年之后,終于還是紙包不住火而曝光了。科爾納羅樞機主教大為震怒,除了宣布他們的婚姻是一項恥辱的行為,更以誘拐罪為名下令逮捕塔蒂尼。塔蒂尼趕緊連夜逃離帕多瓦,伊麗莎白也被送到一處女修道院去。最后塔蒂尼在歷盡艱難后,才輾轉逃到阿西西(Assisi)的圣方濟修道院中,暫時避開無情的追捕。

逃到阿西西的圣方濟修道院之后,塔蒂尼百般聊賴,便又拾起小提琴來把玩。這個時期關于他與音樂之間的傳說故事很多,事實上,塔蒂尼在躲藏追捕的時間中,原本狂放的性情大為收斂,不但重新拉琴,也開始鎮日鉆研音樂。他先是接受修道院中的管風琴師波耶梅(Padre Boeme)在樂理上的指導,繼而追隨著名的捷克音樂家杰諾霍斯基(Bohuslav Ceznohorsky)學習音樂。當然他也在完全無人教導的情況下,潛心自修鐘愛的小提琴,琴技一天比一天進步,經常在修道院內外演出,成為鄰近地區家喻戶曉的人物。

塔蒂尼亦嘗試進行作曲,他最為人所知曉的《魔鬼的顫音奏鳴曲》(Il trillo del diavolo,Vra?ji tril?ek, Devil’s Trill or Devil’s Sonata),就是在這個位于阿西西的圣方濟修道院里寫成的。這首奏鳴曲的誕生,和這部樂曲本身同樣的詭異。后來在1765年時,塔蒂尼自己將這部樂曲創作的奇異經過,親口告訴了法國天文學家拉朗德(Jér?me Lalande, 1732-1807)。

根據拉朗德在他《一個法國人在意大利的旅行》一書中的轉述,塔蒂尼對所他講的故事是這樣的:1713年的某天晚上,塔蒂尼在睡夢中夢見一個魔鬼,要求他將自己的靈魂賣給魔鬼,成為魔鬼的奴仆,代價是塔蒂尼將可以從此隨心所欲讓所有的愿望得到實現。他在驚嚇的情況下,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一個好主意-不如先試試這個魔鬼有何能耐,來聽聽魔鬼究竟是如何演奏小提琴再說。于是便想起手去取自己的小提琴,沒想到這時候此鬼早已洞悉他的想法,小提琴竟然自動飛到魔鬼手中,魔鬼隨即展現出驚人(同時也驚鬼~哈!)的技法,奏出讓塔蒂尼從靈魂深處都為之顫動的美妙絕倫琴韻。真可稱得上「此曲只應天上(地下)有,人間不曾幾回聞。」說不出的優美動人將塔蒂尼整個人都迷惑住了,他心醉神馳,高興得簡直透不過氣來,就在曲罷琴音一歇,塔蒂尼也隨之驚醒。

塔蒂尼連忙從床上起身,想要將剛剛在夢中所聽聞的「魔鬼之曲」記在樂譜上,但一切終究只是白費工夫,無論他如何努力,總是沒辦法一五一十地完整寫下來,比起他在夢中聽到的音樂來,簡直是天差地遠。不死心的塔蒂尼,像是著了魔一般,廢寢忘食的譜曲,終于好不容易才寫出一部小提琴奏鳴曲,這就是赫赫有名,威震各界的G小調奏鳴曲,塔蒂尼為這部樂曲取了一個恰如其分的名字「魔鬼的顫音」。

奏鳴曲《魔鬼的顫音》包含三個樂章,通篇流露出一種怪異的美感,而其中第三樂章就是表現出可怕音域的「魔鬼的顫音」的部分,有許多需要高度演奏技巧的顫音,就像突來的閃電一般震撼人心,這也是曲名《魔鬼的顫音》的來歷。

這個故事有些荒誕,有些詭譎,甚至有些瘋狂。但出自生性狂野不羈的塔蒂尼口中,卻又增添了此事的傳奇性。也許這是塔蒂尼當時念茲在茲,一心一意想要學到世界上最神奇的小提琴技巧,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情況下所發生的事情吧。當然年輕時的塔蒂尼曾癡迷于擊劍活動,他飛速的高超擊劍技術,在此刻也完全轉化成如霹靂般的拉弓技巧,將小提琴所蘊藏的音樂能量及爆發力發揮到淋漓盡致。另外有個在19世紀流傳甚廣的傳奇故事中則穿鑿附會的說,塔蒂尼的左手其實長了6根手指頭,所以他才能輕易地發揮出超乎常人的神妙琴技。

《魔鬼的顫音》這個有名的傳奇故事,也被后世的藝術家廣泛用來作為美術和文藝作品的題材。畫家許爾曼德爾就曾畫過一幅《塔蒂尼之夢》,后來又創作了同名的一件雕刻作品。意大利作曲家法爾契亦根據塔蒂尼此夢的故事寫出一部歌劇,劇名也叫作《魔鬼的顫音》。

塔蒂尼的琴技之所以能超越常人,除了與生俱來的天分以外,其實也不能忽視他在音樂上的刻苦用功。在他有生之年,一直不斷磨練自己的琴藝,從來都不會因為自己的表現已得到廣泛的贊譽而有所自滿,一但遇到別人有優異的表演,馬上反躬自省,努力尋找出使自己能更為進步的方法。其中有個傳說,據聞塔蒂尼于1712年間(另一說則認為此事發生在1716年間),親耳聽到當時著名的作曲家兼小提琴家弗瓦契尼(Francesco Maria Veracini,1690-1768)以高超的技藝演奏小提琴之后,大為贊嘆與驚訝,于是當他躲藏在安科納的期間,就將自己反鎖在房間中苦練琴技,許多日都不曾出門,直到認為自己的琴技已經及得上弗瓦契尼而感到滿意為止。

在逃亡于安科納的時間中,塔蒂尼一點也沒有閑著。他努力鉆研音樂的結果很快就有了回報,他的演奏技藝讓他在1714年時獲邀加入安科納劇院為樂團工作。就這樣又過了兩年,直到有一天,當他正在演奏時,有陣突起的風吹開了門簾,不巧隔壁正好是從帕多瓦前來的朝圣者,立刻認出他來,并且將他在此藏身的情況密報給科爾納羅樞機主教知道。但是事隔多年以后,樞機主教對塔蒂尼的怒氣已消大半,同時據樞機主教訪查的結果,了解塔蒂尼過去玩世不恭的性情已大為改善,于是決定赦免塔蒂尼,同意他返鄉并且讓塔蒂尼與他的妻子破鏡重圓。

結束流亡重返故里的塔蒂尼,對于小提琴技藝的專精依舊毫不松懈,花了好多年的時間來研究如何改善小提琴的技法和構造。深入掌握小提琴音樂表現的塔蒂尼,對于當代與后世小提琴家們的貢獻,不僅在完善了拉弓技巧與奏出更為和宜悅耳的音色而已,顯然他也曾以演奏家的身份,對小提琴的制造技藝提出某些突破性的意見,因此他也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擁有小提琴制造大師安東尼奧·斯特拉迪瓦里(Antonio Stradivari)所制造出來的歷史名琴的音樂家,時間約在1715年間。之后塔蒂尼將這把琴送給他的學生司格諾?薩爾維尼(Signor Salvini),而薩爾維尼后來在聽過波蘭小提琴家卡洛?里平斯基(Karol Lipiński)優美的演奏后試用里平斯基的小提琴,發現那竟是一把平庸無比的廉價琴,于是將這把琴摔個稀爛,并將恩師的名琴轉贈給張口結舌的里平斯基。里平斯基在獲得這把小提琴后愛不釋手,終身與此琴相伴,這也是這把名琴一直到現在都被世人稱為「里平斯基?斯特拉迪瓦里」(Lipinski Stradivarius)的由來。

東尼奧·斯特拉迪瓦里提琴作品 1715年「Lipinski Stradivarius」

而在樂理方面,雖然塔蒂尼并不是首位發現「合成音」(combination tone,或稱為『第三音』third tone或『差音』difference tone,是由于頻率差異的關系,造成兩個音同時響起時形成一個微弱的音)的人,但塔蒂尼據宣稱自己在1714年時就已發現這個音頻效果,而且塔蒂尼確實是第一個巧妙運用合成音的音樂家-他利用合成音創造出一套被稱為「塔蒂尼音律」(Tartini’s tone)的全新合音系統理論,教導學生確保雙音的音準,所以他也被音樂史學家認定是合成音的共同發現者之一。

1716年,塔蒂尼應邀前往威尼斯的皮塞尼-摩瑟吉諾宮(Palace Pisani-Mocegino)與弗瓦契尼進行小提琴競技,但較量結果顯然對塔蒂尼來說并不理想,于是他又再度與自己的妻子分別,前去安科納以自學自修的老方法潛修琴技。在那里他對樂理有更深入的理解,并且依據自己研究結果寫了一些相關的論著,直到1920年左右,塔蒂尼才回威尼斯,并且在1921年返回故鄉帕多瓦。

塔蒂尼回到帕多瓦后,于那一年的4月16日被聘為圣安東尼教堂的樂團第一小提琴手兼指揮。這個職務的好處是可以自由揮灑音樂空間,因此塔蒂尼如魚得水,他也相當喜歡這個工作,所以一直到1765年為止,塔蒂尼持續擔任家鄉的這個重要音樂職務,當中只有為時不算長的時間,因為他應聘前往布拉格而稍有中斷。那是在1723到1725年間,他應金斯基伯爵(Count Kinsky)之邀,為他在布拉格的私人樂團擔任指揮。在此之前,雖有許多國家都慕名想要網羅塔蒂尼或邀請他前去訪問演奏,不過都遭到他以各種理由加以婉拒。金斯基伯爵相當聰明的運用完全不同的技巧,先是以參加查理六世(Charles VI)加冕大典的名目,而非演出的邀約來吸引塔蒂尼前往布拉格,然后再順勢將塔蒂尼留下來為他工作。

172年,塔蒂尼好不容易從布拉格脫身而再度回到帕多瓦,他與作曲家兼音樂理論家瓦洛提(Francesco Antonio Vallotti)相識并成為無所不談的好友。為了進一步發揚光大小提琴音樂及教導演奏技藝,塔蒂尼于1728年時在帕多瓦創辦了一所名為”Scuola delle Nazioni”的小提琴學校,招收的學生遍及整個歐洲,幾乎可以說18世紀后半期的著名音樂演奏家,都曾在此地被塔蒂尼親自調教過-包括帕斯夸里諾(Pasqualino)、卡米納提(Carminati)、畢尼(Bini)、藍巴蒂尼(Lombardini)、佛拉利(Ferrari)、卡普茲(Capuzzi)、究斯提紐尼(Girolamo Asconio Giustiniani)、葛華諾(Graun)、瑙馬納(Naumann)和霍爾茲伯根(Holzbogen)等人。但在所有學生當中,與他最親近也讓他最信任的,則是納蒂尼(Pietro Nardini)。

塔蒂尼在小提琴演奏技巧-特別是弓法運用上的技藝,幾乎成為當時的典范,影響所及的地區,涵蓋法國、英國和德國等重要音樂大國,無庸置疑的,塔蒂尼可稱得上是當時最耀眼的演奏大師。因為這個緣故,在接下來的20年間,他也將大部分心力集中在「合音」、「聲學」等樂理與演奏技巧理論,而較少繼續作曲,并且在1750年以后陸續出版他在樂理方面的各種不同專業論著。

也許是年輕時不得已長時間遠離家庭,塔蒂尼幾乎很少出遠門,重要的旅行記錄是1739年到1741年間,塔蒂尼走訪了包括那不勒斯、羅馬、波隆納等意大利城市,并且曾應教皇克萊曼十二世(Pope Clement XII)之邀為梵諦岡作曲。即使塔蒂尼在1765年正式從圣安東尼教堂的樂團職務上退休,他仍熱中于音樂教學工作,孜孜不倦的提攜后進。但年事已高的塔蒂尼畢竟無法再像年輕時那么活躍,1768年時,塔蒂尼先是輕微中風,讓他的手腳行動不便,繼而又病魔纏身,延宕兩年之后,塔蒂尼終于還是在1770年2月26日不治而逝世,享年78歲。那一年,貝多芬出生,似乎也象征著音樂世代交替,即將步入一個全新的時代了。

塔蒂尼在他所處的年代,并非以作曲家著稱于世,他大部分的創作也并未公開出版,但其實在他一生中的音樂作品頗為豐富,一共創作了200首以上的小提琴奏鳴曲,奠定了小提琴的奏鳴曲三樂章古典結構的基礎模式,還另外創作了至少135首的小提琴協奏曲,其中大部分皆從他所遺留的手稿中獲知。

塔蒂尼所創辦的小提琴學校,積極為全歐培訓理論及演奏人才,開創出「帕多瓦小提琴樂派」的輝煌歲月。尤其是塔蒂尼在小提琴樂器結構造與演奏理論上的卓越見解和專業論著,更讓小提琴發揮出驚人的磅礡氣勢,一躍成為獨當一面的弦樂器并成為樂團中的主角。在整個小提琴發展史上,塔蒂尼的貢獻完全無法忽略。

因此可以這么說,塔蒂尼的人生和小提琴有著難分難舍的機緣──小提琴因塔蒂尼才成為如今眾所喜愛的小精靈,而塔蒂尼自己也是因為小提琴才得以留芳百世,名傳千古。

塔蒂尼:魔鬼的顫音 小提琴獨奏 帕爾曼

2015 年 4 月 26 日 閱讀:(4,475)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轉載說明:轉載文章請注明文章出處 |  原文地址:http://www.wookp.tw/7560.html

『相關文章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關注博客公眾號

千炮捕鱼大满贯免费安装 浙江快乐12网站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秒速时时彩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六合图库大全马会88 冠通棋牌免费下载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图 玩彩网网址 山西快乐10分规则 易发游戏斗地主 3d福彩中奖号码是336 如意彩票网址 好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981游戏下载 平特一肖的正确买法 彩35网址